您的位置 : 仓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那年苍苍,落花时光

更新时间:2019-05-24 18:42:08

那年苍苍,落花时光 已完结

那年苍苍,落花时光

来源:掌中云作者:柳泽轩98分类:言情主角:夏桐安枳熙

夏桐安枳熙是小说名字叫《那年苍苍,落花时光》里的主角,作者是柳泽轩98,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我们每个人记忆沟壑的深处,都隐藏着前世没有抹去的记忆,那些记忆在黑暗中隐隐发光,像是夜空中点点火光,一点一点照亮我们的余生。高中生夏桐迷惑于18年来每夜梦境中那片模糊的竹林,直到转学生安枳熙的到来,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安静安静。”老白把化学课本整理好,已经有几个调皮的男生踩着下课的**飞奔出了教室。

“咱们开学也有一个月了,大部分同学你们也应该互相熟悉了。所以咱们一个月换一次座位。班长,一会儿去我办公室拿座位表。”

老白走出教室的那一瞬间,50个人开始叽叽喳喳地你着这你的她说着她的。

顾盼放下手中的小说,趴在课桌上伸了个懒腰,扭头正好看见夏桐正在收拾桌洞里的东西。

“你说我们还会坐在一起吗?”顾盼打了个哈欠问。

夏桐继续低头从桌洞里往书包里放东西,没语调地说:“不会,不然他换座位干什么?”

顾盼皱了皱眉,想了想有道理。

她站起身来,看了看全班,最后目光落在靠墙的郑逸身上,他正安静地写着英语作业。夏桐抬头看了看正看地愣神的顾盼,暗暗笑了笑。

等班长把座次表拿过来的时候,大部分同学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和座子上的东西。所有人乌央乌央一下子挤到了讲台上,想着看看自己的新同桌。

身材本来就瘦小的班长好不容易从30多人的围城里面不知道怎么找了个缝隙,从一个高大男生的腰间挤了出来。

顾盼走到人群外面,拍了拍班长的肩膀,足足比自己矮半个头。

“恩宁,中午多吃点饭,不然就长不高了啊!”顾盼的话虽说听起来充满了嘲笑的意思但是的确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关怀在里面。

夏桐把包的拉链拉进,口有点渴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他看了看讲台上拥挤的人群,拿着杯子从班级后门走了出去。

再次回到班级内的时候,安静了很多。

放眼望去每一个桌子都有了新搭配,自己的包正在吴一的怀里抱着,他正坐在自己原来的桌子上。

快步走进班里,从吴一手里接过自己的包,上讲台上看了看那张几分钟前被人群集体围观的座位表,感觉找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名字,靠窗倒数第二排,旁边的新同位是,空白。

是的,没有人的名字叫空白。空白就是空白,夏桐要自己坐。

他心里有些难受,虽然嘴上没有说着,但是还是曾经希望自己结交一些新的朋友。

又看了看自己周围,顾盼坐到了自己的右前方,她的同桌是郑逸。

夏桐想了想,顾盼这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还想继续看看每个人的名字顺便把名字跟面庞对上号的时候,却突然听见顾盼叫自己的声音。

“夏桐,来啊来啊!”

他抬起头看了看,午后的阳光穿过薄薄的天蓝色窗帘照在桌子上,反光有些刺眼。

夏桐又把东西从包里拿出来放到桌洞里面,顾盼转过头来笑着说:“你说咱们俩这不还是同桌吗,只不过变成前后同桌了罢了。”

夏桐笑了笑,郑逸也转头过来,看了看夏桐身边的空桌位,打趣地说道:“这教室也分头等舱啊,夏桐,你这头等舱座位多宽敞啊哈哈。”

夏桐把书包放到旁边的椅子上,眼眸深深的,笑起来特别好看。

说话的功夫,恩宁从班级后门走进来,手里抱了一套新的课本,路过顾盼座位的时候被顾盼拦下来,“恩宁,这才刚开学一个月你就把课本都掉了?你可是班长啊!”

恩宁在脸上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摇了摇头说:“我哪里有那么厉害啊,是咱们班新来了一个同学,这是她的。”

“真的假的?男生女生?漂亮吗?”顾盼八卦地问道。

恩宁抱着书站在原地想了想:“刚才我去拿书的时候她不在,不过看名字应该是女生吧,叫安枳熙。”

顾盼转头问问郑逸:“听起来像是女生是哈!”

郑逸撇撇嘴,又摇摇头。

夏桐低头继续完成没有算完的数学题。

老白从后门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泡满茶叶的水壶。

“都不错嘛,换位置的效率还挺快,提出表扬。”

班级内出奇的一片静默。

气氛都有些尴尬,老白清了清嗓子,穿过每一排桌椅,走到讲台上。

“大家都先把手头上的作业停一停,说个事情。”

这时大家又都听话的齐刷刷地抬头看着老白。

“给大家介绍一个咱们班的新成员,来大家掌声欢迎。”

不知所以的同学们虽然没有搞清楚状况,但是还都很配合的在鼓掌,甚至有几个调皮的男生站起身来动作夸张地鼓着掌。

掌声慢慢停下来以后,一个女生静静推开教室的前门,缓缓走进教室。

夏桐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女生站到讲台上,面对着大家。

那女生的头发齐肩,阳光的照耀下微微发出栗棕颜色,把她**的肌肤显得更加通透俊秀,五官谈不上精美但也十分标致,绒绒的毛衣袖子顺着有些短的校服袖子里延伸出来。

“大家好,我叫安枳熙,希望以后能跟大家好好相处。”

夏桐第一次这样盯着一个女生看,心里莫名的感觉这幅面容好似在哪里见过。

“枳熙,你先坐到那里。”老白指指夏桐旁边的空座位。

顾盼立马扭头回来,满脸笑容羡慕他能够跟这么漂亮的女生做同桌。

是啊,就连顾盼这全校男生公认的校花都会觉得安枳熙无论气质还是面容都更比自己漂亮。

以顾盼对夏桐的理解,估计回头一定能看到夏桐害羞地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不料回头看到夏桐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讲台上的安枳熙,目光顺着她一点点靠近自己的旁边的桌子。

“不好意思,能把包拿一下吗?”安枳熙暖暖地朝夏桐笑了笑,指了指座位上夏桐的书包。

夏桐一愣,然后迅速把包从椅子上拿开放到自己的脚底下,害羞地笑了笑。

“我叫安枳熙,还希望以后多多照顾。”安枳熙从包里拿出一个手工制作的书签,边说边递给夏桐。

夏桐有些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你好,我,我叫夏桐。”

接过递过来的小片书签,大脑一片空白。

这幅面孔,自己总是感觉在哪里见到过。

难道又是自己小学还是幼儿园的同学自己忘记了?

可是心想不对啊,刚才安枳熙的自我介绍里说了她是跟母亲从外地过来的啊。

夏桐咬了咬嘴唇,心里突然有些烦躁。

“明天早上是我们组值日,还有顾盼和郑逸。”夏桐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给安枳熙说到。

“好的,我知道了。”安枳熙把每一支笔规规整整地放到透明的铅笔盒里。

夏桐瞥到了安枳熙的透明铅笔盒里还放着几朵樱花花瓣,粉粉的跟黑色的签字笔形成强烈的反差,让人不禁在一天的学习后心情舒畅些许。

吃完饭后夏妈妈赶忙把想要帮忙收拾碗筷的夏桐推回房间内让他专心学习就好,一会儿又送进去一大杯牛奶。

夏桐把化学课本扔到一边,突然想起来白天安枳熙送他的那个书签,从书包里翻出来。微黄的台灯把牛皮纸做的书签镀上一层光晕。

上面贴着三瓣樱花花瓣,散发着淡淡清香,把夏桐刚才写化学作业产生的丝丝暴躁情绪一点点安慰。

“夏桐,已经12点了快点睡觉了!”母亲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

“知道了!”夏桐放下手里的书签,把台灯关死,脱掉衣服一头埋到枕头里面。

又一次梦到了那片竹林。

从小记事起自己就会不断重复做一个梦。

夏桐问过身边的几个好朋友,他们也说自己曾经一直做一个梦,但是长大了以后就不继续做梦了。

直到后来大学去美国留学时,碰到林梦秋,她说那叫前世没有被抹掉的记忆。

她也曾经把自己的梦给林梦秋说过,但是换来的却是林梦秋的无尽嘲笑,说夏桐前世不是动物就是一棵竹子。

那天晚上夏桐又一次梦到了那片竹林,不过那天晚上的梦他记得比以往的更加清晰。

17年来,他第一次在那个熟悉的梦境中,在寂静无声的竹林中隐约看到了远方一个碧色的人影,梦中夏桐想要高声喊那个模糊的人影,却又突然醒来。

醒来的时候,窗户外堆积着清晨的薄雾,低气压让他嗓子有些难受。

他的被子不知何时退到了脚边,又发现可能自己前一天晚上就根本没有盖被然后就直接睡着了。

到学校的时候安枳熙已经开始扫地了。

“真不好意思,昨晚上没休息好才导致今早起晚了,你回去吧剩下的我来做就好了。”夏桐把安枳熙手里的扫把接过来,示意让她回班。

清晨的眼光照在走廊上,透过玻璃照出五彩的光圈。

“谢谢你。”

夏桐停住手里的动作,呆呆地看着安枳熙,她足足比自己矮一个头。

然后又低头摸摸后脑勺羞答答地说:“没,没关系。”

语文课课间,因为前一天晚上的梦,夏桐的头一直昏昏沉沉,就连老师刚才上课带领分析的诗句也根本没有记住,下午还有默写,心头一阵无语。

伏在桌子上,却发现安枳熙昨日笔盒里的花瓣消失不见了。

“你的花瓣呢?”夏桐侧头趴在桌子上问。

安枳熙有些惊讶,然后把书包抱到胸前,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满了粉色的花瓣。

“你是说它们吗?”安枳熙摇了摇瓶子,里面的花瓣随着在瓶子内来回摇晃。

夏桐点点头,然后在脸上做出一个明白了的表情。

安枳熙把瓶盖打开,淡淡的芳香顺着微风让夏桐满是轻松,头晕似乎也减轻了很多。

安枳熙捏着两片花瓣,放到夏桐的笔盒旁边。

“学习不下去的时候,看看这个会安神一些。”

夏桐把鼻子凑近了闻闻,好似没有了刚才的淡雅芳香。

顾盼拿着一杯咖啡进来,刚想喝一口,就看到像一滩烂泥一样的夏桐趴在桌子上,双手无力的自由下垂着,便把咖啡放到夏桐的桌子上,夏桐闭着眼闻了闻咖啡的味道,坐起身来喝了一口,沾了满嘴的奶泡,闭着眼朝安枳熙笑了笑。

顾盼翻了个白眼,然后又一脸无奈地看着安枳熙苦笑了一下,安枳熙也有礼貌地笑了笑。

下午自习课的时候,语文课代表让大家拿出纸来默写上午老师布置的诗词。

夏桐庆幸自己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突击背了一下,要是考鉴赏拿自己恐怕要完蛋。

“永难忘此生,—————”

“愿卿有来生,—————”

果然只有两句话,夏桐心里暗暗高兴。

语文课代表把每个人的默写纸收了上去,就听见顾盼在前面跟郑逸打趣地说道:“这古人谈恋爱比咱们现代还轰轰烈烈啊,你说这诗里的女生才18岁就为情跳崖自杀,照这种发展速度,郑逸,咱俩是不是明天可以领证了!”

郑逸正在喝水,突然呛到。

“别闹。说什么呢,这可是古人震撼的爱情故事。”

顾盼想了想:“可是这故事到底是属于哪一个古人的呢?也没说名字啊?”

郑逸有些不耐烦地说:“人家这高尚的故事,告诉你名字岂不是要烂大街啊。”

夏桐上课没有听讲,但是听完前座两人看似学术研究的打情骂俏也略知了一二,这诗写的是古代的爱情故事,还是个悲伤故事。

从古至今,悲伤故事都一直在黑暗中慢慢拥抱每一个看似平凡的人,渲染每一个看似平淡的幸福生活。

“走啦,再见!”夏桐骑上单车跟站在学校门口等她妈妈来接她的安枳熙挥手。

回家的时候,街灯已经亮起来了,路上来来往往下班回家的人们,远处清扫道路的环卫工,车站旁边卖烤红薯的大叔,还有骑车的自己。

每一个渺小平凡的人,幸福地享受着当下的每一丝喜悦,支撑着已经疲惫不堪的身躯一点一点继续生活。

我们习惯了期望最美好的未来,给自己杜撰勾勒出清晨阳光般的未来。

却不曾有机会知道那些在时间轴左端,沧海桑田般似夕阳西下的前世故事。

城市那端,安枳熙把香薰机打开,樱花的淡香在房间内弥漫。

她暖暖地躺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永寒,不要不要!”

十米瀑布深渊,落花溪水。

安枳熙醒来的时候枕头被不知是汗水还是眼泪浸湿了一大片。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自己怀里抱着一个男人,好像已经死了,但是自己却很难过,甚至最后在瀑布一跃而下。

她把眼角的泪水拭去,打开电脑想要尝试搜索。

看了50页的内容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又把电脑关上,换了一个新的枕套,一觉到清晨。

时光慢慢拉长。

“安小姐,这是夏府的少爷,永寒少爷。”

安枳坐在花园内的樱花树旁,抬头望见丫鬟领着一个风度翩翩,一袭白衣的男子走进来,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步伐稳重,手持一卷书籍。

安枳站起身来,礼貌性地问候。

男子微微点头,两人四目相对,那男子的眼神清澈透明,像极了初春融化的溪流。

“你好,我叫安枳熙。”

也许,从那一刻,夏桐体会到了一见钟情。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楔子
  • 第一章 你永远是最漂亮的新娘
  • 第二章 你好,我是顾盼
  • 第三章 好像是安枳熙
  • 第四章 完了,这次要考倒数第一了
  • 第五章 落花本无常
  • 第六章 见花如寒(一)
  • 第七章 见花如寒(二)
  • 第八章 回眸打湿眼眶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宫斗小说
  3. 仙侠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