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仓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别样情深井先生

更新时间:2019-10-23 14:42:23

别样情深井先生 连载中

别样情深井先生

来源:微阅云作者:标姐分类:言情主角:慕斯井炎

主角是慕斯井炎的小说叫《别样情深井先生》,是作者标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被渣男虐得体无完肤的慕斯,意外捡了个宝,还买一送二?是福是祸,不知道!别样情深井先生,让她享受到世间独一无二的宠……腻死人,不偿命;气死人,嘿嘿,也不偿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里,慕斯赶到的时候,易苏寒已出了急救室,在病房里打着点滴,并无大碍。病房外的走廊上,婆婆姜爱萍正在趾高气扬的数落着她妈妈白玉琴。

出电梯后,慕斯几乎是朝白玉琴小跑着过去,气都没喘匀,就急问道:

“妈,苏寒什么情况?”

不等白玉琴回答,只听见“啪”一声,姜爱萍一巴掌已经落下来,力道很大,将慕斯打到在地。

“你干什么动手?”白玉琴将女儿护在身后,朝高高在上的姜爱萍乞怜,“就算斯斯有错,那也是我没教育好,要打就打我!”

“哼,打你怕脏了我的手!”姜爱萍叉起腰,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指着白玉琴的鼻子呵斥道,“好给你个理由转个身去沧海面前告状,是吧?”

易沧海年轻时追过白玉琴,这是姜爱萍心里过不去的坎,慕斯深知。

倏地从地上跳起来,慕斯一把将妈妈拉到身后,冲恶婆婆义正言辞道:

“听着,不管发生什么都我一个人承担,你少拿我妈出气!”

“你承担?你能承担什么?!生野种偷人的货,还敢在我面前叫板?!”姜爱萍那副嚣张劲,和市井泼妇有得一拼。

这话慕斯已听得耳朵起茧,懒得和她一般见识,转头问白玉琴:

“妈,怎么回事?”

“空腹喝酒,胃穿孔。”白玉琴将女儿拉到一边,悄声问道,“医生刚才出来说,苏寒从昨晚到现在胃里都没有东西。斯斯,你俩是不是又吵架了?”

慕斯怔了怔,还没开口回答,就听见姜爱萍跑过来不罢不休的数落:

“苏寒整天忙里忙外,为公司操碎了心。你身为老婆,不仅对他不管不问,还成天不落家?”

“别人老婆天天围着老公转,可你倒好?除了慕氏还是慕氏,敢情我家苏寒是娶了个男人?!”

“做女人就该有个女人的样子,生意上你没那个金刚钻就不要总逞强!慕氏让苏寒收购有啥不好?公司不还是你们两口子的?”

这些话慕斯同样听得耳朵起茧,不仅是姜爱萍,连公公易沧海也说过,只不过说得很委婉,是没姜爱萍那么刻薄。

尤其是对慕氏的态度,尽管起初易沧海强烈反对易苏寒“频频截胡”的行为,但事到如今他只能无奈接受,还劝慕斯把慕氏让易苏寒收购,安安心心在家相夫生子。

一边的姜爱萍嘴里仍在放机关枪,见慕斯不接招,便把白玉琴也带着一起数落:

“我早就告诉过你们,苏寒从小胃不好,一日三餐要格外用心。你们一个身为岳母,一个身为老婆,就是这么照顾他的?!”

“需要我照顾吗?!你儿子不是早已在外面有了人?”慕斯忍无可忍,理直气壮怼回。

姜爱萍气急,正欲破口大骂,被一个高傲烦躁的女声制止:

“吵什么吵?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床上的病人?!”

只见阮玉一副嫌弃烦闷的样子站在病房门口,俨然一副厉害正宫的架势,一句话把三个女人都数落到,连“准婆婆”都不放过。

气得姜爱萍七窍生烟,却愣是不敢还口,只得强作纸老虎的头一昂,进病房去关心她的宝贝儿子。

慕斯秒懂,阮玉就算来头再大,也不得姜爱萍的心。毕竟在姜爱萍眼里,宝贝儿子是这世上最金贵的男人,要做易家的儿媳,先得讨好她这个婆婆。

显然,阮玉和慕斯一样,在长辈面前都不如林薇薇会来事。

慕斯暗暗嘲讽了下,走到阮玉面前,略带挑衅的问道:

“不知阮小姐是以什么身份教训我们?易太太么?”

女人抄起手倚靠在门框上,挑挑眉懒洋洋的回答:

“本人不才,刚应聘到这家医院当护士,正好分配到这间病房照顾病人,怎样?”

看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也对,华南首富阮家的千金,就算青春期太过叛逆已臭名昭著,也依然为所欲为。连已婚男人都敢勾搭,堂而皇之的做小三,来医院里做个不穿制服的护士又算什么?

慕斯暗暗吸口凉气:“那就有劳阮护士了!”

说罢昂起头从她面前擦身而过。

走进病房,注视着床上打着点滴还在抽烟的男人。本想上前拿走他的香烟,友情提示下这里是医院、不能抽烟……

可终是迈不开脚,既然和他已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就犯不着那样矫情。病人抽烟,阮护士都不管,她还管什么?

所以半晌后,慕斯才从嘴里挤出一句:

“你好好休息,我回家给你炖点紫苏红枣汤。”

暖胃养胃的紫苏红枣汤,是林薇薇的拿手好菜,曾经没少给易苏寒煲过。慕斯没口福,因为林薇薇说她的汤只给男人煲,留住男人的胃就能留住他的人。

可后来慕斯无意中发现,夏风那里也有同款的紫苏红枣汤,但每次都被他偷偷“赏”给别人,自己从不喝一口。

“别介了,汤还是煲给你的夏公子喝吧!他回来了!”易苏寒突然语出惊人。

“……”慕斯心里一个咯噔。

病床上的男人透过渺渺烟丝冷冷蔑视着她,继续不阴不阳的挖苦着:

“人就在楼上的病房,要不要去探望下啊?”

“……”慕斯心里五味杂陈,瞥过头去,不接话。

一路走来,如果说她和易苏寒现在是“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那和夏风之间就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门外的白玉琴见状,忙走进来圆场,拍拍女儿的手:

“妈刚才去看过,小夏没事,已经出院了。”

话落音,那边的姜爱萍抛来一个狠狠的瞪眼,让白玉琴极度尴尬,便垂着眸又弱弱补上句,

“内个……这些年我家慕语在国外承蒙小夏的照顾,所以……”

说不下去了,因为慕斯狠狠被惊到,眼睛张得老大。

慕语是她妹妹,小她五岁,这几年在韩国当练习生,一直没出道的机会。原来五年前夏风的离开,是去了韩国?

“既然那么照顾令妹,慕小姐煲个汤去探望下人家,理所应当嘛!”门口的阮玉懒洋洋接话,语气不阴不阳。

易苏寒也一唱一和:“曾经的慕大小姐又不是没东施效颦过?学着别人的手艺给夏公子煲汤,哪知男人压根看不上?转个身就赏给宿舍里的老外们?”

慕斯只感这男人白痴得可笑,那是她和夏风善意的谎言,不忍心在他面前揭露林薇薇的真面目,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么?!

此时阮玉和姜爱萍在场,慕斯不好跟他一般见识,直接转身离开。在门口又被阮玉那一脸讥讽的冷笑打击到,便扯开嘴角挤出一丝阴笑:

“阮护士,我老公就拜托你了!”

说完毅然拉起白玉琴离开,没迈开几步,就听见身后阮玉懒洋洋的说着:

“这就走了?听苏寒说,你不是要找我谈点事么?”

慕斯心口一紧,这才顿悟易苏寒安排老婆和小三在他眼皮底下正面交手,是为哪般?无非就是要她对旧城改造项目死心。

将妈妈先支走,慕斯折回来面对阮玉,挑挑眉阴笑着怼回:

“白痴的话,你也信?”

“骂谁白痴?!”

那厢的姜爱萍已冲过来,慕斯懒得搭理,冷冷盯着面前的阮玉。

只见这女人愣了下,皱皱眉,心里开始犯嘀咕。

呵,功力也不过如此嘛!

慕斯再度暗暗嘲讽,也对,被易苏寒当枪使,阮玉还是太嫩!于是索性把话说开,她转身朝易苏寒和姜爱萍傲娇的宣布道:

“很遗憾的通知你们,慕氏绝处逢生,又活过来了!所以阮小姐舅舅手中的竞标资格证,我慕斯已不稀罕!”

靠在病床上的男人眉间皱紧,同样犯着嘀咕:

“你确定?”

慕斯冷笑了声,懒得搭理他,又转向阮玉:

“这样一来,阮小姐想做易太太,看来还得求我让位咯?”

说完头一昂,呵呵笑着离开。

留身后的姜爱萍破口大骂:“你个偷人的破鞋,生野种的烂货!占着茅坑不拉屎,不得好死!”

卧槽,好有“水平”的一句话!

言外之意,给她儿子易苏寒生娃,是某种新陈代谢的行为?

慕斯停住脚步,回眸:

“易夫人请注意你的言辞,别把阮小姐肚子里的肉形容得太不堪!”

“你?!”姜爱萍气得脸铁青,却又被吃瘪。

病床上的易苏寒唉声叹气,对粗鄙母亲的不争气行为,他早已习惯。

但阮玉无法忍受,本就是个直来直去的烈性子,加上被慕斯一“挑拨”,她不得不冲姜爱萍发火:

“够了!好歹也是名门太太,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跟个乡下泼妇一样,叫我今后怎么受得了你?!”

气得姜爱萍一个箭步冲出病房,再也懒得收拾这烂摊子。

病房里只剩阮玉二人,她想想都觉得自己亏大发,便又冲病床上的男人呵斥:

“说!你这个婚到底什么时候离?!”

“老子不离!你能拿我怎样?!”

易苏寒爆发,只感这次被慕斯耍了。但怎么也想不通谁会给慕氏注资,毕竟井先生这趟是低调前来,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所以,他只能怀疑是夏风在背后帮忙。

小说《别样情深井先生》 第13章 医院闹剧,丑态百生 试读结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1章 阴谋
  • 第4章 给她下马威
  • 第8章 他开车,她装傻
  • 第6章 她的手腕,智斗渣男
  • 第3章 这是一对怎样的父子?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鬼怪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