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仓鼠文学网 > 小说库 > 恐怖 > 鬼妻送魂

更新时间:2018-10-08 16:53:06

鬼妻送魂 连载中

鬼妻送魂

来源:掌读联盟作者:于关分类:恐怖主角:李复方采薇

主人公叫李复方采薇的小说叫做《鬼妻送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于关写的一本惊悚恐怖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201X年,国家繁荣发展,但是潜伏在黑暗中的邪恶鬼王却蠢蠢欲动,它想要冲破封印,重新阴阳两界。但是正邪不两立,鬼王的宿敌——五大高手传人在一次又一次的磨练中慢慢成长起来,最终正邪对决,除魔卫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宝之似乎也注意到不对,他赶忙回头去看,只见森冷惨白的月光底下一片黑黢黢的槐树林,树枝、树干横七扭八的,远远望去,都只是一片黑影。

那黑影之后,似乎都藏着什么心机叵测的坏蛋,定睛一看,却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宝之笑道:“你神经大条啊!”

我恨道:“会不会说话?”

宝之赶忙改口:“好好好,你放射弧长!”

我俩简单准备了一下,就开始在坟圈子里搜寻冥芝的踪迹。

冥芝虽然在夜里会发光,但是亮度毕竟十分有限,我们只好一个坟头、一个坟头去找。

再这样漆黑的夜里,两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儿,在坟圈子里转来转去。阴冷的风从槐树林里吹过来,摇的坟头上的草沙沙作响,我只感觉一片冰凉从后脊梁上直窜到头顶。

我用手肘碰了碰宝之:“哎,你觉不觉得冷?我怎么老是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像是……”我左右看一看,压低声音才对他道:“像是背上趴了个女鬼一直往我衣服里吹气!”

说完,自己的身子情不自禁地抖了两抖。

宝之白了我一眼,轻蔑道:“大晚上、大坟圈子里,能不能别女鬼女鬼的?白天不说人,晚上不提鬼,不知道吗?你老是这么女鬼女鬼的叫,小心真的把女鬼招来!”

我听他一句话说了五个“女鬼”,不由暗暗在心里翻个白眼,小声嘀咕道:“招来了也是先找你,我可才说了一遍!”

宝之皱眉道:“你说什么?”

我害怕我的话会影响内部团结,赶忙扯一个灿烂的微笑:“没什么啊?快快快,找东西要紧!”

宝之“哼”的一声冷笑道:“你真应该拿块镜子照一照。”

我道:“怎么?嫉妒我长得帅?”

宝之哈哈一笑:“哎,你见过古代那种……就是那种有工作的女人笑吗?”

有工作的女人?古代妇女不都讲究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还能出去工作?宝之的话让我听得一头雾水。

宝之皱眉托腮,紧紧盯着我的脸:“就是电视上经常演的,拿一块手绢,穿的花红柳绿的站在大门口,见到一个男人就喊一句——”他清了清嗓子,手上翘着兰花指,装出甩帕子的动作,声音也刻意捏的尖细:“大爷,来玩啊——”

**?我大怒:“林宝之,你什么意思?”

宝之满脸无辜:“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觉得你刚刚那个笑容,特别谄媚,特别猥琐,跟**差不多。”

我发誓,要不是看在采薇等着救命的份上,我一定掐死他!

我们兜兜转转,一连找了好多个坟头,愣是没有找到一个坟头发光的。

林宝之“扑通”跪在地上,我以为他被鬼上身,正吓得一身冷汗,忽然又看见他双手展开,掌心向天,昂着头,像是求雨一样对着黑黢黢的夜空喊:“天啊,你可怜可怜我们,给我们指一条明路吧!”

我被他的莫名其妙搞得一肚子火,两步走上前,一抬脚,就要朝他背后踢过去:“**有病啊!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宝之功夫虽然不高,但是这点反应力还是有的。

我本来就是跟他玩笑,所以起脚很慢,力道也很轻。

宝之感觉到身后脚风响动,顺势往地上一趴,身子向前一翻滚就站起来,转身冲我得得瑟瑟地笑道:“哎,没踢着?”

宝之站的地上是一片低矮的灌木,谁也没有想到那灌木丛下面竟然是一道斜坡。

宝之正站在原地嘚瑟,结果脚下一滑,整个身子重心不稳,歪歪斜斜就像后倒下去。

好在宝之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他眼见自己要一跤摔一个狗啃泥,双手胡乱一抓,竟抓到一棵五尺高的桑树苗。

那桑树苗主干还没有长结实,被宝之一把拉住,几乎要从当中拦腰拽断。

宝之身形不稳,双手抓住树苗大喊:“李复,李复,快救我!快救我!”

我三两步跑到斜坡顶上,见他并无大碍,就气定神闲地摇摇头道:“什么叫现世报?怎么才算现世报?瞅瞅这位!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啊!”

宝之有些撑不住,见我如此不慌不忙的,不由冲我吼道:“**还有心思说风凉话?快把我拉上去,不然……我要是掉下去摔死了,你那个小媳妇也就没救了?”

我哈哈一笑:“林宝之,你个怂货,丢不丢人?你回头看看!”

林宝之听话的转过头去,原本燥怒的心情立刻平静下来:“哦。”他嘴里淡淡吐出一个字,手里一松,身子往下滑动了两步远就稳稳落在地上。

他一边拍身上的浮土,一边责怪道:“你早说啊!害得我瞎担心一场!”

那个斜坡本来就不高,只是被树丛遮掩着看不到。

我加上两步助跑,身子轻轻一跃,也稳稳落在坡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宝之,调笑道:“我怎么知道咱们堂堂的林宝之林大帅哥这么胆小?”

宝之一抬头,一脸**模样:“你什么意思……”

“嘘——”我一把捂住他的嘴,这货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捂住胸,做出了女人遇到**犯时的标准动作!

宝之不停挣扎,我没办法,一提膝,正中靶心,他终于老实了。我赶忙冲他身后努嘴,他半天才会意。

他缓缓回过头,只见不远处的一堆乱草中鼓着一个坟包,连块墓碑也没有,最可怕的是那坟包之前隐隐有一团黑气,恍恍惚惚是个人的模样,只是看上去像是隔了一层纱,有些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林宝之用眼色示意我松手,自己就慢慢从口袋里拿出几根木钉。他趁着月光一边注意那个影子的动静,一边在手里翻翻拣拣。

桃木打鬼,枣木镇妖。林宝之拣出一根两寸来长的桃木钉,一甩手就扔出去。然而,那团影子反应十分灵敏,倏忽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那枚桃木钉有没有打到它。

林宝之见那东西消失不见,瞪着眼在四处检视一番,确认了它已经走远,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是个鬼!”

鬼?什么鬼?

“女鬼!”宝之没好气道,“都是你,刚刚一口一个女鬼,现在女鬼来了,你怎么怂成这样?真应该给你写个传记,就叫……”宝之托腮凝眉,平视前方,似乎在想传记的名称:“对了,就叫李复好鬼!”

对于这个“叶公好龙”的山寨版本,我只能呵呵以对。我心里正翻白眼,却感觉宝之竟然一把抓住我的手。

我心里一阵恶寒:两个大老爷们,荒郊野地、黑灯瞎火,这家伙想干嘛?我可是坚决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与灵魂的!

我正要反抗,却听宝之道:“你看!”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只见刚刚那个坟头竟然有点点荧光冒出来。莫非……

我回头去看宝之,宝之似是知道我心中所想,盯着那片荧光慢慢点头:“刚刚那个女鬼应该也是为了这个来的!怪不得她深更半夜站在别人坟头上!”

我急道:“那还等什么?快上啊!采薇还等着咱们呢!”

宝之当先猫着腰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冲我摆手,示意我跟上去。

我们俩很快走到坟头上,宝之对着那团荧光细细打量半晌,才肯定道:“不会错,这就是冥芝发出的光。”

我们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取出一个短柄铁锹。这个铁锹是在老乡那里买到的,买的时候,木柄很长,我们为了方便携带,就将木柄锯短了。

我抬手就要去挖,宝之却伸手将我拦下来:“懂不懂规矩?上来就挖人家的坟?”

我无辜道:“挖坟掘墓的事我可是第一次干,哪里比得上你经验丰富?”

宝之听出我在损他,“啪”的一巴掌拍在我**上。我怒道:“你干嘛?变态!”

宝之笑着指指自己的“红心”,冷笑道:“你踢我一脚,我没你那么变态,不为难你兄弟,你还敢跟我龇牙?”

我愤恨于他的记仇,却深知此时不是算账的时候:“好好好!快说挖坟有什么规矩?要不要给他老人家举行个仪式祭奠一下?”

宝之伸手从我口袋里掏出烟和火机,在我眼前一晃:“事态紧急,一切从简。学着点!”

宝之叼着烟点着,然后弯腰插在坟前,嘴里开始碎碎念:“这位大爷……”

我从旁道:“这里面的要是你大妈呢?”

宝之恨恨白了我一眼,又转过头:“这位……”他想了想,“老人家!哈哈,这位老人家。我们哥俩本来不好意思打扰您的清净,可是没办法。他媳妇受了伤,需要取您一样东西给她入药。死后方知万事空……是吧。您两眼一闭,这所有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您也用不着了,不如就让我们拿去救救急。我们哥俩一定感念您的大恩大德!”

宝之说完就在坟头鞠了三个躬,转身又对我道:“磕头!”

磕头?“你鞠躬,我磕头?说好的有难同当呢?你还有没有一点江湖道义?”

宝之恨道:“你到底磕不磕?是你媳妇还是我媳妇?礼多人不怪你懂不懂?这老人家在里边搞了一百多年的种植业,就培养了这么一个玩意儿出来,让你给人磕个头怎么了?不应该啊?”

我说不过他,不过最主要是他说的对,人家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被我一朝摘取,磕个头算什么?

我在坟前跪下,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大爷……”宝之看我一眼,我赶忙改口:“老人家——我们真的有急用,还望您行个方便!”

说完就又磕了三个头。

宝之从旁笑道:“你小子看不出来啊!还挺虔诚!”

我不理他,学着他的样子也点了一根烟插在坟边,道:“老人家,我们今天出来的匆忙,没有带香烛,不过这可不比香烛差。在我们这个年代这叫香烟,老贵老贵了,知道您那个困难年代走出来的老一辈肯定没见过,所以就给您多点一根尝尝鲜,您笑纳!您笑纳!”

我们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儿,宝之就将铁锹递给我,示意我开挖。

我点点头,挥动手臂就向坟头挖去。

这个坟年头已经很久了,若不是坟头的封土还在,根本不会有人看得出这是一座坟。

而且,我们带来的那个短兵铁锹也十分不趁手,我挖了一会儿就累的大汗淋漓。

我抬头看到宝之竟然悠闲地蹲在一旁,手里夹着烟抽的有滋有味,不由气从中来。我一把将铁锹扔过去,恨道:“你来挖!”

宝之道:“我要看场子你懂不懂?”

我冷笑道:“看什么场子?你是黑社会啊?少他妈废话,赶快动手!”

我一边说一边就在他身边坐下,伸手从烟盒里掏出一根来点上,架着膀子风干身上的臭汗。

宝之没有办法,只好恨恨的将烟头掐灭,拾起地上的铁锹走上前去。

我原以为我已经将高出地面的封土全部挖开,宝之只需要往下再挖一点就能见到棺材,然而,事实证明,我估算错误,而且,偏差很大。

我与宝之交替干活儿,直往下挖了将近两米,可是还没有看到棺材的影子。我擦着脑门上的臭汗,愤愤道:“**是不是走眼了?错把萤火虫当冥芝?”

宝之怒道:“怎么可能?你竟然怀疑我?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竟然怀疑我的眼光?”

我满头黑线:“哥们儿,你脑子进水了吧?咱俩昨天晚上才见得第一次面!”我看宝之脸上稍有怔愣,竟然连反驳的话也不说,眼神也有一些缥缈,不敢看我着我,这分明是心虚的表现!

我怒道:“你还敢说你没有走眼?**心虚什么?”

宝之哈哈一笑:“我心虚了么?没有吧!额,毕竟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干,经验不足也是可以原谅的,对不对?”

我眼睛都要跳出来了:“第一次?那你还说的信誓旦旦?我还以为你真的有把握,原来是在忽悠我?”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1章 鬼妻
  • 第2章 调虎离山
  • 第3章 天雷
  • 第4章 帅哥与美女
  • 第5章 跳车
  • 第6章 找鬼
  • 第7章 冥芝
  • 第8章 荧光
  • 第9章 大爷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